社論 / 北約已為美國改朝換代做準備

拜登極力在北約峰會上展現老而彌堅的形象,北約領袖雖多表對拜登連任的祝福及信心,但私底下卻已做了最壞打算,並研擬策略,以防川普重返白宮執政後,影響北約對烏克蘭的布局。
北約九日在華府登場,拜登在開幕演說雖照稿宣讀,卻未脫稿掉辭,神情還展現幾分霸氣。拜登幕僚希望他稱職主持北約峰會,展現其領導力,扭轉外界認為他老邁、心智衰退的觀感。北約領袖會跟拜登互相取暖,無非冀望拜登連任;若川普回歸,將打破美國跟北約間許多現狀。
另據美媒華郵報導,北約領袖將在峰會期間採取「防川普」(Trump-proof)聯盟應變,以穩固美方對烏克蘭及北約的堅定支持。「防川普」效應首先反應在對烏克蘭的支持轉為更積極且激進。《華盛頓郵報》直指,北約因應川普可能再任總統對北約造成的潛在影響,政策制定官員已將對烏克蘭的軍援主控權,從美方轉到北約保護傘下。包括增加國防開支,並與烏克蘭簽署長達十年的國防承諾,以免軍援基輔的任務受美國改朝換代的影響。
北約峰會11日閉幕,峰會公報草案,北約除重申對烏克蘭的支持實現歐洲與大西洋一體化,並力挺烏克蘭「走上不可逆的全面歐洲-大西洋整合(full Euro-Atlantic integration)途徑,包括成為北約成員國」。拜登希望將烏克蘭納入北約,是烏克蘭戰爭主要導火線,戰爭期間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積極呼籲北約接納烏克蘭,但北約內部意見分歧。如今拍板,顯然是情勢所逼,一旦川普重掌美國政權,姑不論他跟普丁私交甚篤,他的孤立主義,必然會讓局勢大亂;更遑論他已預言要及早結束烏克蘭戰爭。
公報草案另一個焦點是對中國加強批評的措詞,指北京是莫斯科得以持續在烏克蘭戰爭的決定性因素,更直指中國已對歐洲大西洋安全構成系統性挑戰。北約似乎已被美國的變局逼到狗急跳牆,原本還希望中國大陸能出面調停戰局,現在親家變事主,硬將中國大陸打成跟俄羅斯同陣線的敵對方。此次峰會,北約還拉日韓紐澳與會,擺明要布建印太北約,對中國大陸的針對性相當強烈。
不過北約種種激越行徑,無非想跳過川普取得機先,卻無形中已將拜登邊緣化,並切割最大夥友美國,只因最新情勢美國大有可能改朝換代,而將接替拜登執政的川普已變成北約最不歡迎,且又深為畏懼的人物。只不過少掉美國支持的北約,又刻意將中國大陸列為敵人,縱使拉攏日韓紐澳,卻殊無可能如願擊敗俄羅斯,更遑論北約內部意見紛沓,要想取代美國掌握烏克蘭戰爭主控權,簡直空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