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國民黨徵召侯友宜最大障礙 疑侯論瀰漫

國民黨宣布以徵召方式提名2024總統人選,侯友宜呼之欲出,黨內「疑侯論」也如影隨形。該黨主席朱立倫卻形容為「創造新名詞」,還說他都不知道哪裡來的。朱立倫睜眼說瞎話,疑侯論其來有自,且淵遠流長,從侯友宜當上新北市長黨內對他立場就頗多疑慮,拉拔他長大的朱立倫豈會不知?他在宣布徵召方式後,立即強調國民黨必須排除所有可能障礙、團結勝選,顯然針對黨內疑侯論,必須澄清排除。
侯友宜成為國民黨徵召第一順位殆無疑義,該黨主席朱立倫宣布的時機恰好在綠營操作侯友宜民調明顯下滑之際,黨內雜音紛至沓來,列舉諸多其疏遠切割甚至掣肘國民黨,至該黨在諸多戰役中慘敗的往事,其中固有欲加之罪,卻不乏事證歷歷。朱立倫在這些雜音之前就先消毒說要排除障礙,所謂障礙就是黨內對侯友宜立場的懷疑意即「疑侯論」他卻說是「新創名詞」,還故作不知,渾然忘卻2021年國民黨力推四大公投,他卻發表規避參與的歲月靜好千字文,內容語無倫次,後來四大公投藍營慘敗,侯友宜的曖昧立場也被黨內罵翻。
疑侯論淵遠流長,早在2020大選就在黨內瀰漫,侯友宜再三表現他的自命清高、不屑與黨合汙同流,黨內早有諸多不滿,只因他高民調隱忍不發,至2021四大公投國民黨輸得脫底,黨內才大爆炸。從此疑侯論在藍營瀰漫,正如台灣社會的疑美論般很難消散。
朱立倫當然深知黨內疑侯論之瀰漫,卻瞎說是連他都不知的新創名詞,這是逃避現實的鴕鳥心態;他既然說要排除障礙,顯然也深知疑侯論就是徵召侯友宜參選,必須解決的最大障礙,容不得他逃避,必須直面。
但所謂解鈴必須繫鈴人,面對黨內濃郁的疑侯論,侯友像條漢子面對,對黨交心說清楚講明白而術像2021年和稀泥般地以不知所云,怪罪政黨對立的「歲月靜好」唬弄交代。明年總統大選必將回歸藍綠對決,第三勢力仍空間有限。侯友宜若獲徵召,首要之務就是鞏固藍營基本盤,不必自命清高呼籲超越政黨對立,如果連基本都顧不好,黨內對他人品能力都缺乏信任,又如何能取信於中間選民?
民進黨定於一尊的賴清德從來立場鮮明,擺明就是台獨工作者。他當黨主席領軍打南投立委補選,戰術也是蔡英文側翼網軍狂轟濫炸那一套,只是他更厲害的是將側翼全著裝為正規軍,其實打的是邪魔歪道的游擊戰。侯友宜如果獲徵召上陣,必將面對類似戰況。他的高調超越藍綠毫無意義,目前他民調大跌顯然綠營的灌水部隊已經抽回歸隊,民進黨對他的攻擊砲火已越加猛烈,他唯有回歸正藍,取得黨內團結,還稍有勝算。